• <menu id="oqqq6"><bdo id="oqqq6"></bdo></menu>
    <td id="oqqq6"></td>

    北馬時隔三年回歸振奮人心,這會是馬拉松全面復蘇的信號嗎?

    來源于 體育大生意 2022-11-07 08:48:09
    北馬的舉辦是否意味著全國馬拉松賽事今后都能夠舉辦,仍有待后續謹慎觀察。
    北馬時隔三年回歸振奮人心,這會是馬拉松全面復蘇的信號嗎?

    文|付政浩

    事不過三,第40屆北京馬拉松因為疫情防控在2020年和2021年連續停辦后,終于在2022年11月6日成功舉辦。近三萬人歡呼著從天安門前跑過的那種熱烈氛圍實在是久違了。這個周末也因為北馬的成功舉辦而讓國人格外振奮、遐想無限。

    作為國內最高規格的馬拉松賽事,北馬一直都是我國城市路跑賽事發展的引領者,有著鮮明的風向標意義。1981年創立時,北馬是國內首個城市馬拉松賽事,此后國內一線城市才陸續創立各自的馬拉松賽事。1998年北馬率先向社會大眾開放參賽名額、2010年率先成為國內首個公司化運營的馬拉松賽事……一路走來,北馬因為其特殊的區位優勢、引領行業的標桿價值而被奉為“國馬”。如今,北馬在后疫情時代成功重啟,這讓體育行業十分振奮。

    要知道,在疫情發生前的2019年全國共有1828場馬拉松賽事舉辦,整個中國馬拉松產業正值火熱狀態,但自疫情發生后,國內有太多的馬拉松賽事乃至各類大型體育活動均因為疫情原因而不斷取消或延遲舉辦,作為標桿的北馬更是連續兩年停辦。那么,如今北馬的成功重啟是否意味著中國路跑賽事即將全面重啟呢?

    客觀而言,北馬成功舉辦確實意味良多。這是自北京冬奧會之后首都舉辦的首場大型體育賽事,這場近三萬名選手參與的大型體育賽事無疑對疫情防控提出了至高要求,它的最終成功舉辦不僅展示了首都長期疫情防控的成功,而且有望為國內其它路跑賽事探索出一套精準防控的辦賽模式。更重要是,在如今這個重要時間節點舉辦的北馬和年初成功舉辦的北京冬奧會交相輝映,這兩項今年首都唯二舉辦的重要體育交流活動一起向全世界傳遞了鮮明的信號。向來意識敏銳的《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都專門為北馬撰文,強調“國家迎來外交新高潮……北馬標志條幅在停辦兩年后重回北京街頭的示范意義將是巨大的?!?/p>

    也正是基于這種更高層面的意義,北馬的成功回歸不宜單從體育角度進行考量,北馬的舉辦是否意味著全國馬拉松賽事今后都能夠舉辦,仍有待后續謹慎觀察,不宜過度樂觀。但與此同時,北馬確實提供了一種舉辦區域馬拉松賽事的新思路。

    北馬最嚴參賽規定可供各地借鑒,舉辦區域性賽事成首選

    北馬成功舉辦的背后,號稱“北馬史上最嚴的賽事報名要求”正在被中國馬拉松產業從業者們細細品味和研究學習。后續各地舉辦馬拉松很可能會學習乃至照搬這些報名要求,疫情防控常態下為確保安全,各大城市的馬拉松大概率會成為幾乎全都是本地人參與的區域馬拉松賽事。

    由于近期北京不時出現零星疫情,再加之2021年北馬在經歷了延期后又取消的過往,馬拉松愛好者對今年北馬最終能否成功舉辦一直都心有惴惴。10月31日,原定當天下午在北京天壇飯店舉行的北馬發布會為避免室內聚集而取消,這一度讓人十分擔心北馬可能重蹈去年臨近賽事又無奈取消的過往。好在,舉辦北馬是更高層面的既定決策,舉辦決心十分堅定,最終北馬在各部門的通力配合下成功舉辦,這種協調力度也是一般體育賽事所不具備的。

    為確保賽事安全舉辦,北馬的報名要求堪稱史上最嚴。概括起來,有三方面的要求:

    一、地域要求:大眾選手僅限北京常住人口報名。

    這意味著,報名的大眾選手必須有北京戶口或者居住證。這條要求直接讓很多外地跑友遺憾地無緣參賽。特邀的高水平選手雖然可以有外地選手,但僅14個特邀選手的數量也比往年要少很多。

    二、成績要求:參賽選手需具備2019年及之后的全馬或半馬參賽記錄,并達成相應成績。

    這一要求同樣有不小的挑戰性,不僅很多新手被這條擋在門外,就連一些資深跑者也可能會倒在這條要求之下。眾所周知,很多馬拉松賽事在疫情發生后均已停辦,一旦大眾選手沒有在疫情發生前的2019年參加馬拉松,也基本喪失了北馬的報名資格。

    三、防疫要求:北馬官網上列出了多達10條涉及疫情防控方面的參賽須知,涉及到疫苗、核酸、彈窗等多種規定。

    選手必須保證,領取參賽物品前7日和比賽日(11月6日)前7日內未離京,并做到7日內不聚餐、不聚會、不前往人員密集場所,每天進行健康申報,在參賽后48小時內還需再做核酸。如在領物和比賽日當天出現北京健康寶彈窗、核酸檢測結果異常、核酸檢測時間超出規定允許范圍、通信大數據行程卡核驗異常等情況,參賽選手將無法領取參賽物資或參加比賽。

    正是因為要查驗太多的防疫數據,所以今年北馬引入了集多種防疫數據查驗于一體、能夠同時多驗合一的物聯網智能終端——聲智科技IDA數字哨點。據北馬組委會介紹,IDA數字哨點采用Azero多模態人工智能操作系統,通過特色的數字接觸追蹤技術,充分發揮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優勢,將人臉識別、身份識別及人證核驗、智能測溫、健康監測、健康寶狀態、核酸狀態、疫苗狀態等多項信息核對一次性核驗完成。

    嚴格的防疫要求讓一些原本已獲得參賽資格的選手最終未能參賽,一些跑友的經歷非常具有戲劇性。有多位跑者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自己前一晚就已收拾整齊、枕戈待旦,但在11月6日一早出門前才發現小區被臨時封門。還有跑者表示,在出發區自助刷臉通道被攔住,去人工通道時才發現前一天做的核酸結果仍未更新。大家只能努力刷新手機,有人在起點關閉前才近乎壓哨刷出最新的核酸檢測記錄,隨即歡天喜地背著包就沖進出發區,有人則直到出發點關閉都未能刷出來結果,只能悻悻而歸。

    有人歡喜有人愁。正是憑借著這三大方面的報名要求提前過濾掉了大批不符合規定的跑友,這也讓往年中簽率極低的北馬今年有很多報名成功的跑友均最終獲得參賽資格。要知道,北馬參賽資格太過搶手,三萬個參賽名額只能通過抽簽才能確定,疫情前的2019年北馬曾有超過16萬人報名,創造了北馬有史以來的報名數量紀錄。但那也是中簽率最低的一屆,16萬人來搶不足3萬個參賽名額(因為其中一部分參賽名額還要提供給贊助商以及用于公益),這讓很多未能中簽的跑友扼腕不已,但據體育大生意了解,今年身邊的不少朋友在報名成功后基本都獲得了參賽名額。

    北馬的賽事報名要求在事實上讓馬拉松成為了北京常住人口的區域性賽事,這也給了更多馬拉松賽事一些啟發。將于11月27日舉辦的上海馬拉松就借鑒了北馬的報名要求,對今年上馬的報名要求做出了常住人口等各種新限制。馬拉松賽事曾是宣傳城市品牌、吸引外地游客拉動旅游消費的載體,但在疫情之下為了安全辦賽,馬拉松賽事只能暫時調整為面向本地人參加的區域性賽事,這也是一種務實的賽事組織辦法。

    其實,早在今年上半年,中國田協就曾發布《關于疫情常態化下路跑運動開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在疫情常態化下舉辦路跑賽事要化整為零、化長為短、化實為虛、化繁為簡。其中,化整為零的策略就倡導將原有的大規模、幾萬人參與的大型賽事,縮小為規??煽?、本地化參賽為主的中小型賽事,在符合本地方疫情防控政策前提下,提高辦賽成功率。隨著北馬此番的成功舉辦,未來會有更多的馬拉松賽事也會借鑒北馬的參賽要求,按照本地化參賽為主的模式來穩妥辦賽。

    北馬成功舉辦意義超越體育范疇,各地辦賽仍需考慮安全責任問題

    疫情發生以來,國內馬拉松賽事基本都處于延期、再延期、取消的無盡循環中,各類路跑賽事公司因為無所事事,裁員之余也只能轉型從事短距離的城市周邊體育旅游或者城市露營。進入疫情第三年,越來越多看不到希望的路跑公司都陷入了彷徨無措的境況。眼下這種局面還要維持多久?很多路跑賽事公司都無比渴望一個答案。如今,北馬成功舉辦,中國馬拉松產業從業者都頗為振奮,希望這會成為行業全面復蘇的重大信號。

    雖然北馬向來是國內馬拉松賽事發展的風向標,但此番北馬成功舉辦是否意味著全國馬拉松賽事均將全面重啟,仍有待后續觀察。畢竟,北馬成功舉辦的意義超出了體育的范疇,自然,推動其成功舉辦的因素也超出了體育的范疇。但其它馬拉松賽事可能并不具備北馬這種克服困難堅持辦賽的推動力。

    原本,在11月6日這個周末,全國多個城市計劃將同時舉辦超過20場路跑賽事,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城市馬拉松,比如,北京馬拉松、無錫馬拉松、長沙馬拉松、太原馬拉松、泰山馬拉松、東營馬拉松等賽事,這本被視為今年的首個“超級馬拉松周末”。(延伸閱讀:《2022年首個超級馬拉松周末來了,路跑賽事扎堆最后的“窗口期”》)

    但隨著各地出現零星疫情,這些馬拉松賽事或干脆推遲至2023年舉辦,或宣布改為線上辦賽。最終,原本扎堆辦賽的11月6日只剩下北馬一家知名的大型馬拉松賽事。此外,西安馬拉松、青島馬拉松等多項原計劃在11月份舉辦的馬拉松賽事也已接連宣布延期。

    疫情之下舉辦體育賽事,各方最關注的就是安全問題。2021年體育總局等11部門曾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體育賽事活動安全監管服務的意見》,其中明確提出,按照“誰審批(備案)、誰負責”、“誰主辦、誰負責”、“誰主管、誰負責”的要求,全面加強體育賽事活動安全監管。在這種情況下,即便體育主管部門大力倡導體育復工復產,但各地方審批監管部門在舉辦大型體育賽事時首先考慮的就是安全責任問題。

    10月27日,中國田協曾召開全國路跑賽事及活動安全監管工作會議,田協副秘書長水濤做了關于《進一步做實、做細路跑賽事組織安全工作》的發言,他表示據疫情防控發展形勢,11月份及后期一些地方計劃陸續重啟馬拉松及相關路跑運動賽事。中國田協另一位副秘書長王曉瑩表示,從目前的情況來講,路跑賽事的舉辦如何兼顧防疫與辦賽、安全與發展,是當下面臨的主要困難。而中國田協馬拉松部負責人趙怡雯指出,中國田協從9月開始分別開展了線上陳述和重點省市座談兩項工作,接下來也將做好各賽事組委會的優化服務工作,確保各項賽事能夠安全有序開展。

    顯然,中國田協在積極支持和鼓勵各地重啟馬拉松等路跑賽事,為此上半年還曾發文倡議各地舉辦路跑賽事時化整為零、化長為短、化實為虛、化繁為簡。但辦賽的前提還是各地要做好防疫工作,壓實監管責任。所以,各地能否舉辦馬拉松賽事,關鍵取決于賽事屬地相關部門自身的具體研判和擔當,單靠北馬的成功重啟,或許并不能完全激活各地舉辦馬拉松賽事的熱情和信心。

    注:本文所用圖片來自網絡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一区二区中文三区无码激情
  • <menu id="oqqq6"><bdo id="oqqq6"></bdo></menu>
    <td id="oqqq6"></td>